二月之洲

真爱全职HP。初混棋圈花滑漫威欧美,混迹b站游戏区,a路人是媳妇。

陸拾裡:

向萌牛岛x天童的小天使们致歉,希望萌天柚&柚天的小天使们不要再打牛天的tag了,已经发了的也请修改tag🙏毕竟我们已经有自己的tag了对吧√


:“你神鲸病吧!”🐳:



各位写金博洋和羽生结弦的cp的太太们——




这儿有一个不请之求。
希望你们打了柚天柚的tag之后,就不要再加上牛天牛了……
这大概并不算一个过分的提议——虽然已经知道了你们那儿为什么叫做牛天,但是因为撞了tag,怎么说……我们HQ的牛天虽然是一对冷cp,但正因如此,看到tag有更新点进来却不是自家时,心里落差是十分巨大的……
而且,既然已经有提议分开了tag,看起来大家也都接受的样子,那么算是为了各家粉丝们找粮方便不会撞车,还请各位太太把tag分一分(((




如果愿意接受的话就感激不尽了_(:з」∠)_


有dalao知道哪里有这个采访吗?求资源啊……quq

rio绝望……天天和羽生到底谁是攻啊……想码甜饼无从下手……各位dalao给点建议可好……
(虽然知道标单人tag会被女友粉吊打还是这么干了)

随手糊的一篇?

午休课间随手糊,对于应氏杯的一些感受,望不嫌弃w
————————————————
23岁的韩国棋手坐在棋盘前,一步一步摆着自己那日的棋。而每一次落子,力度都重得惊人,在实木棋盘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他输了。
他想起那次三星杯。李前辈复盘结束后便说了第一句话。
“廷桓赢了吗?”
房间里的电脑还亮着微微的光,依稀可以看出屏幕上的画面:论坛上骂声一片,多是叫唤着“韩国围棋的黑暗期”“还差得远”“下的是五子棋”,更甚者直接问候人家父母了。倒是没什么新意。
另一个页面是崔前辈的微博。评论区里还有棋迷放上了他与前辈幼时的合照,也不乏笑谈“毒奶”之流。
“廷桓加油。捍卫韩国围棋的尊严。”
朴廷桓输棋后却依然如往。赛后的晚宴上一席佳肴,欢声笑语,看着唐韦星九段四处敬酒,朴廷桓一口未吃,神思恍惚。
他将自己置身于茫茫天地间。这里只有一黑一白,一来一往,361个交叉点。
他回忆起以往的每一局比赛,每一盘网棋,儿时老师的每一句教导,自己捧起奖杯时的每一时刻。
回过神来,朴廷桓注视着不远处的唐九段,缓缓起身,用手机来了一次复盘。
其实他还是那个热爱围棋的少年。
苦乐悲喜,得失间尽致淋漓。
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心怀荣耀,战无不胜。
等你赢。

【武侠paro】【网棋组】侠客行

随手糊了一篇序,这是个长篇。既然是序就只打网棋组的tag了。
主不卡壳。副醉倚组,古李。
望不嫌弃。
————————————————
序 离人未归
古木参天,水雾缭绕,直入云霄。
酒,是一等一的美酿。入口浓郁甘美,唇齿留香。
树下青年是一袭白衫,及腰的青丝随风飘扬。即使抱着酒坛,已然喝得醉眼朦胧,也不似那些烂醉之人,反平添了几分潇洒洒脱。
青年的目光所及是远方。是最南边的天地。
他在等人,等一个十年未归的离人。
青年名唤柯洁,是近几年逍遥门的新晋掌门,只是这模样看着像世外隐居的散仙。坊间早有传闻柯掌门性情古怪,沉默寡言,每天与酒作伴。可只有门中长老方知,柯洁十余年前也是一个活泼好动的小弟子。吃吃喝喝,耍刀舞剑,却无所成就。后得一高人指点,功力高涨,一举成为武林第一人,却只知那高人花名唤作秀之。
在此一提,逍遥门与某教十年前曾有一战,只是这教现如今已隐回高丽,不再被人提起罢了。听连长老说,那一战对柯洁而言无疑于借命阴曹,而是被那教中一人舍命相救而活了下来。
那人没有死,只是与柯洁约定了要等他十年。
指尖拂过剑柄,迎风拔刀出鞘,凌厉的剑面映出青年的剑眉星目。
十年光阴,不长不短。
君归何期。

赛前小段子♡

(段子原作者:还愿 微博ID:正在还愿中)

柯洁从城墙上跃下。残泥在踏,他却丝毫没有打滑的迹象。穿过一片乱石堆后,他成功地找寻到了自己的好友。恶作剧之心忽起,他尝试学着小时候捉迷藏的把戏偷偷地从背后拍一下对方的肩,半途却想起上次尴尬的局面,手不由得一顿,正落在转头回来的唐韦星眼中。
“你怎么来了?”
的确一般人不会想到他会在比武前夜仍在冥想研习绝技,但是,“我想,他也肯定做着最后的准备。那我们怎能在这一方面输于人家呢?”伴随着典型的柯式回答,他长剑一振似欲出鞘,不过最终还是控制住了自己,“唐大爷,这发预测你可撑得住?”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我既若拼力,与结局悲喜又有和干系?”
“好,那祝你天时,地利,人和!”

这是在吐槽毒奶嘛hhhhhhh,唐大爷应氏杯加油w

【网棋组/科幻】一个脑洞,大概写成长篇?

这是还愿gn的一个脑洞啦w经过她的同意可以拿来写文~顺便听还愿讲了下大概剧情……觉得不能再棒啊w(我跟你们港还愿gn的文风不能更棒!♡)
————————————————————

柯洁和朴廷桓在一次偶然的对战中发现代号ago的组织,又在之后的一系列事件中发现它们对现世造成了极大的威胁,经各自与伙伴们商讨后决定联盟对抗,中间因为二人天生的不信任有争执,最终柯洁为了不分裂主动离开。朴廷桓带领大家一路攻克意外顺利,击败boss后却被告知这是普通人不满异能者的天生优势而发明的,先前都是为最后的反攻铺垫。他们的家已被普通人攻占,亲人被挟持要他们自己封闭异能关进研究所。就在大家因绝望而分歧之时,异变迭起,柯洁以他的异能反控ago向所有人与异能者“复仇”,实则借树立一个靶子使人与异能者暂时平息矛盾。最后朴与柯大战平手,真正的ago潜伏已久欲趁此出击,被联手打爆。
这里再解释一下“反控”。看似完全的反控,其实也是经过苦战后达成协议,ago早想脱离人类的控制,苦于没有机会与足够的能力(进化完成之前),柯洁仅想找个有说服力的靶子,确信自己可以制住它。
望喜欢哦x

一只喵在和我下棋(这个标题并没有什么意义……)

那……那个……前天才是三周年嘛(现在凌晨了嘛……)……至于我为什么今天才发嘛……才不是因为昨天没写完呢……才不是因为昨晚上画贺图去了呢……贺图才没有没画完呢……(这话我自己都不信) 脑洞来源于一篇全职叶蓝的文w受到我可爱的基友芷瑄的建议“这种日子就要甜甜甜,甜到齁嘛”所以我放下了我手中的刀子……写成了恋人同居关系,望不嫌弃哟^^
照例的,OOC,慎戳呀_(:_」∠)_
—————————————— 

柯洁这一下午的打算本来是把自己锁房间里挂着野狐出出死活刷刷微博,当然,现在这些都是吹了。

他现在抱着一只白猫瘫在沙发上,与天花板深情对视。

 说实话柯洁也不知道他是谁他在哪儿发生了什么……反正当他哼着小曲打着谱的时候,他的房门被重重敲响了。

 “谁?老朴吗?进来吧。”柯洁随口应答着,却换来了更为急促的拍打声。

 “什么啊……老朴你怎么了?”柯洁被这声音搞得有些烦躁,语气也多了几分不耐烦。

 敲门声戛然而止,门外静得有些诡异。“老朴?”试探性的询问并没有得到回应。 门外似乎又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听得柯洁有些毛骨悚然。“老朴?” “老朴!” “喵~”连忙打开门的柯小朋友是一脸懵逼的。 

柯洁跟门口这只猫大眼瞪小眼过去了快五分钟。这只猫是一身洁白的毛,白得很纯粹,甚至有些像雪。令柯洁有些惊讶的是这只猫有着一双黑色的眸子,漆黑如墨,说是一汪潭水不如说像无边星夜。从这猫儿眼中映出来的柯洁却也格外美腻。

 “猫啊,你说你怎么不知道我家住着的那人去哪了呢……”柯洁倒不在意这猫的来头,坐在沙发上,一边托着腮一边轻轻顺着怀里猫儿的背,猫儿发出了舒服的“噜噜”声。 

柯洁在与猫儿进行心灵交流之前就已经把整个屋子都搜了个遍。 

客厅,没有。 

厨房,没有。 

书房,没有。

 卫生间,没有。

 阳台,也没有。

 最后柯洁有些怯生生地把朴廷桓房间那扇虚掩着的门推开了。至于为什么会胆怯呢……谁让你们柯有一次没敲门就进去看到人家美人正在更衣呢?那次是直接被踹着轰出来的。 什么嘛,我又不是没看过。当时柯小朋友的心里是非常郁闷的。

 “喵~”猫儿站在房间门口,咬了咬柯洁的裤脚。 

完犊子了。沉迷围棋的下场。nupengyou飞了。 

书桌上的电脑还闪着幽幽的光,maker的账号还没有退,静静地挂在那儿。一看就是这人刚走不久,桌上已经打开的易拉罐还挂着解冻的水珠。 书柜的柜门大开着,地上散落了一地的书籍,柯洁一眼瞟过去全是死活题集,桌子上还摊开了一本,不禁有些害怕。 床上凌乱得有些异常,尤其是被子被揉成了一团。

 倒是什么都没有少,少了最重要的朴廷桓。 

在柯洁身后趴着的猫咪看上去有些幸灾乐祸,在光滑的地面上摩擦(划掉)滚来滚去…… 

完犊子了。完犊子了。

 (柯洁生无可恋.jpg) 

回到沙发上。柯洁并没有从猫咪那里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眼神迷离地望向了窗外。北京此时已是黄昏时分,黄晕一点点渲染开整片天空,夕阳烘托出一片安静而和谐的景象。 

“喵。”猫咪突然的一声叫唤有些严肃,用爪子很强势地把柯洁的头掰了回来,一本正经地凝视着他的眼睛。 “喵,喵喵喵。”猫咪看上去是要表达很多意思,最后说出的还是只有几句喵喵喵。 

喵星人的文化真博大精深……一个喵字是有多少种意思啊……柯洁挠挠头,如此想着。

 猫咪不知道从哪里叼来了一副黑框眼镜,是朴廷桓的眼镜。一下子窜上了茶几,笔直笔直地站在棋盘上。令柯洁目瞪狗呆的是这猫儿会自己戴眼镜。

 戴着眼镜的猫咪的画风变成了高冷。

 猫爪狠狠地拍了几下棋盘,仰起头再一次直视着柯洁的双眼。 柯洁开始怀疑自己的世界观了。

 “你……你别告诉我你是朴廷桓……”

 “喵。”猫咪坚定地点了点头,像老师一样又重重拍了几下棋盘。

 我靠。

怪不得那么白……眼睛那么好看……(重点错) 

柯洁觉得自己的人生观都崩塌了。

 这还没完,朴小桓挠了挠柯洁的手,示意让他跟着它。来到朴廷桓的房间里,猫咪一跃跳到了书桌上,熟练地用猫爪握住鼠标,点开桌面上的翻译器,一个字一个字认真地敲起了键盘。

 “我是朴廷桓”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变成猫了,这都不重要” 

“今天是我们第一次下棋。三年了”

 “所以我们下一盘吧” 

这一行一句朴小桓打得格外认真。打完字,朴小桓回过头静静凝视着柯洁。 柯洁先是被这诡异的景象而目瞪狗呆,提起面棋三周年的事心里突然一颤。 

从来到底下了多少盘网棋?几百盘也许有吧。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成名,朴廷桓就已经是冠军奖杯握在手了。听说他下棋还很挑人? 他在棋的方面是最了解我的吧……

后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俩的关系渐渐疏远,冷淡。甚至可以坐在一起几个小时一语不发。

 明明曾经是一个队的队友啊。那个时候我还为他那捉急的汉语水平而发朋友圈吐槽呢……听说只有我一个人叫他老朴…… 

现在却在一起了……一切真是神奇…… 

一声喵叫把柯洁从思绪中拉了回来,再一次强调了来一盘的请求。

 “你现在是猫啊……怎么下?”柯洁有点哭笑不得。

 “放心,来一局就好” 

“哦……”柯洁乖乖地答应了,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搬到了朴廷桓的房间里。

 “有人向你提出对局申请。”

 这一盘网棋下的不算慢,约末过了几十分钟就已然以maker中盘负告终。

虽然下棋的半途柯洁根本不敢看那边下棋的喵……看一眼多半连价值观都要崩塌。

结束后柯洁抬眼瞅了瞅趴在床上望着屏幕有些苦恼的朴小桓,心中爱心大起。

 “老朴。”柯洁一把抱起了这只小白猫,不管猫儿怎样乱扑腾,还差点抓到他的脸。

 “我们能够在一起,真好啊。”

 “喵……”

 太阳的余晖洒在一人一喵的身上,晕出一层淡黄色的暖光。北京的初冬,愿时光静好。

Tbc. 

致我最爱的网棋组!笔芯! 对你没有看错!这篇是贺文!但是还有几篇后续!后续可能还有车!猫耳猫尾什么的我不能说太多怕被举报……(顺便提一句文里面那个看到美人更衣被赶出来是我基友芷瑄写的……这个少女思想很危险,嗯。)

这里的朴小桓我会画出来的w顺便另外一幅贺图我已经打好线稿了……等周六周日用马克笔上个色orz

最后,迟到的~祝网棋组面棋三周年纪念日快乐~♡

Say You Will Remember Me.

#不卡壳#
#忘爱症候群#
#狗粮哪有玻璃渣好吃#
#拒绝谈人生#
(一)
柯洁失忆了。
说是失忆也不完全。任何人,任何事,他都清清楚楚地记得。他只是忘记了朴廷桓,以及他们的过往。
朴廷桓看着柯洁警惕地上下打量着他,看着那双毫无感情的眸子,觉得自己的四肢渐渐瘫软了下来,力气被一点点地抽走。
“你……真的忘了我吗?”朴廷桓抿紧了双唇,心口一阵绞痛,双手也颤抖了起来。
“你是谁?为什么在我家里?”柯洁紧皱着眉头,从语气不难听出满满的戒备。
朴廷桓一时如同千言万语哽咽在喉,却只是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
“柯洁九段,我是你的对手,也是你的朋友。”
柯洁把眉头皱的更紧了,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有这么一个对手亦或是朋友。
“不记得我也没有关系,我会陪你的。”
(二)
朴廷桓这几天也没有比赛,只是静静地陪着柯洁,试图让他回忆起曾经的一切。
也没有去哪里,只是一天天地在家里过着日常的生活。吃饭,睡觉,下棋,看书。
柯洁对于朴廷桓也慢慢熟了起来,心中却依然有着疑惑。
柯洁叹了一口气,轻轻合上棋谱放在了桌上。
“怎么了,不看了?”在一旁下网棋的朴廷桓侧过头来温柔地看着柯洁,倒是让他有点不好意思。
“没什么……只是……”柯洁又习惯性地揉乱了自己的头发,“朴廷桓……我可以叫你廷桓吧?”
突如其来的昵称使朴廷桓有些惊喜,脸也不争气地红了起来,“当然可以了。”嘴角不禁微微上扬了一个看不出来的弧度。
“嗯……”柯洁也顾不上看朴廷桓那羞答答的样子,“我们……以前究竟是怎样的关系啊……?”
朴廷桓猛地一愣,耳边又有些嗡嗡作响。
“这样吧,我带你去个地方。”
(三)
九月的北京是沁凉的。
这里是城郊的一座偏僻的公园,吸引人之处也不过是一条清澈见底的河流与深秋时随风飘落的枯叶,现在黄昏时候倒也没有多少人。
“你记得吗……”朴廷桓拉了拉自己的外套,“那个时候,你很喜欢来这里呢。”
一旁的柯洁沉默着,扫视了周围的环境一圈,轻轻地摇了摇头。
“没关系的……我陪你走走就好。”朴廷桓再一次看着柯洁那张熟悉的脸,却是截然不同的神情,不由得嘀咕出了声。
“以前的你啊……总是喜欢周末来这里散步……这里人少,你就会坐在河边的长椅上跟我讲你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你经常会压力很大,讲着讲着就会哭出来……”朴廷桓说着说着,自己也有些想哭,“还记得以前我们下的网棋吗,那个时候我已经成名了,你还是个青涩的少年呢,成天找我下……”
“你小我四岁,我老是觉得你有些不尊重我,就经常赌气地全梭你的对手呢,你被人问道就说我跟你赌气,真是一点不错呢。”
“还有那次百灵杯啊,复盘的时候你着急得很,几次想走,我也是故意把复盘时间拖了很久很久……”
朴廷桓本不是一个怀旧的人。只是想起曾经他和柯洁的点点滴滴,柯洁夺冠后开心的笑颜,输棋后失落的神情,还有柯洁与他一同下棋时的专注与认真,陪他深夜画猪时二人的大笑,看他老是吃泡面时的训斥与心疼……
柯洁惊讶地注视着朴廷桓,一片落叶轻轻落到柯洁的肩头。
“抱歉……我都不记得了。”
“是啊……你都不记得了。”朴廷桓的心口猛地一阵绞痛,眼前的事物也渐渐模糊。还是强忍住心中的疼痛,朴廷桓踉踉跄跄地站稳,又挤出了一个难看的微笑。
北京的九月,真冷啊。
那天的晚上,柯洁睡得很早。朴廷桓却毫无睡意。
他站在柯洁的床边,静静凝视着他熟睡的侧颜,只是他的眉头有些微皱。
“做噩梦了吗……?”朴廷桓心疼地摸了摸柯洁的额头,轻轻抚平了他眉间的烦绪。
“柯洁九段,我是你的恋人。”
(四)
从那之后,朴廷桓就搬出了柯洁的家,回到了韩国。
日子一如既往地过着,只是经常会觉得心中有什么地方空着,怎么也无法填满。
再一次相遇,是在某次比赛上了。
像过去一样行过了棋礼,两人相对无言,只是静静地落子,静静地思考。
比赛的结果没有人在意,也没有人关心。只是比赛结束后,朴廷桓没有像以前一样故意把复盘时间拖得很长,只是默默地复完盘,迅速地离开了现场,没有给柯洁任何与他交谈的机会。
“从此以后,我不会再踏足中国半步。”
(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时的柯洁也和朴廷桓一般年纪了,青春正好的23岁。
也不知道是哪一天,柯洁全都想起来了。
所谓忘爱症。
得了忘爱症的人,会忘记自己所爱的人,无论之前多么的相爱,在得了忘爱症之后,我都会把你当成陌生人。想解除这个病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被你忘记的人死去。
柯洁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第一次像个孩子一样放声大哭了起来。
可惜,再也没有那个温柔的人来抚平他的眉头了。
fin.